LordPudding

我真的是个写甜饼的

【真遥斑夏】早春的湖(下)

【真遥斑夏】早春的湖(上)


 

***4***

 “遥,别去了。”真琴拽着遥的衣角,寸步不离地跟在遥身边,“夏目君和猫先生都很厉害的样子,你不用勉强自己。对方可是、是……你知道的啊。”自从知道世界上真有妖怪之后,真琴反倒不像之前那样随便一些风吹草动就会吓得大喊大叫了。他小声劝说着遥,像是把“隔墙有耳”的警惕精神发挥到了极致。

“咔哒”一声,真琴踩到了一根枯枝,“啊啊啊!什么啊!”条件反射地抱住了遥,连右腿都缠在了自己的幼驯染身上,如果不是因为身高差,真琴准备把脸也贴上去。

啊,变得冷静了什么的,当我没说。

“只是树枝而已。”

紧张兮兮地看了看脚下,赫然是两截断枝,“哦,这样啊。”

“真琴。”

“嗯?”肌肉又紧张了起来,向四处观望,“怎、怎么了?”

“至少把脚放下,我没法走路了。”

“小遥……”

“……随你吧。”只能拖着真琴一起走了。

 

夏目和斑站在路的尽头,看上去等了很久的样子。

“老师能帮遥获得力量吗?”夏目远远地向真琴他们挥手,小声问。

“是这样没错。”

“遥是人类吧。”

“嗯。”斑看着远处身上挂着真琴的遥,“但他的气息和水妖很接近。”

“……那我为什么不行?我也有很强的妖力啊。”

“什么!你已经有我了还想要什么?没有比我更厉害的妖怪了知道吗!”一爪子呼在了夏目的小腿上,痒痒的。

 

“湖里的妖怪同意附在你身上,把水妖之力借给你。只要,你能赢他。”斑趴在夏目的肩膀上,言简意赅地向遥说明。

“可以。”遥盯着斑的眼睛。

又来了,那种威压很强的对视。

“诶!不不不,不行!”真琴拦在了遥的前面,阻挡了他们的视线,“小遥你怎么什么都不问就同意了,你连要赢下什么都不在意吗?”

斑的猫爪揉了揉脸,“湖水里有妖怪,抓住他就行。不过,要凭你一个人的力量。”

不对,这根本不可能办到,遥看不见妖怪,老师究竟在想什么。夏目站到了真琴的身边,“我一定会保护真琴的,遥你不用……”

“我可以。”他的话被遥打断了。

夏目没有再说话,他看到一个披散着长发的男人从湖里走了出来,赤裸的上身遍布着绮丽的水色纹饰,朝着遥轻蔑一笑,“口气真大啊,”他转向斑,“斑大人不说清楚吗?输了的话,他可是要留在这里给我做三十年的奴隶啊。”

什么……“太过分了吧!”夏目朝男人走去,“只是请你帮忙而已,你知道人的生命和妖相比有多短暂吗?明明有这么强的力量却还要人类来服侍你。”

切,区区人类,我现在就……斑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?水妖扭开了脸,“呵,要不是前两天看这个人类挺有趣的,我根本不会答应。”

真琴愣愣地看着夏目对着空气讲话又不敢插嘴,等夏目安静了好一会儿,他小心翼翼地问,“夏目君,那里是有一只妖怪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个……是要借遥力量的那位吗?”

夏目看了看身边,“嗯。”

稍微侧了侧,真琴深吸一口气,大声地:“谢……”

“真琴!”夏目打断他,“如果遥没能抓住它就要留在这里当三十年的奴隶。”

什么?真琴难以置信地看着夏目。三十年……当奴隶……给妖怪?

在真琴发愣的时候,遥已经脱了衣服向湖里走去了,“我接受。”

“不可以!遥!”

遥的脚步没有停下。

“我不要!遥你快回来!”

已经踏进了水里。

“如果小遥要为了救我成为妖怪的奴隶,那我宁可现在就被吃掉!”大声地把想法喊了出来,气势甚至盖过了在一旁的两只妖怪。

嘁,臭小子,真的到了那种地步我会救他的好吗?斑正准备开口。

“真琴是不一样的那个人,”遥转过身来,“没有真琴在身边的话,我做不到,也不接受没有真琴的世界。所以,让我尽全力好吗,真琴。”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容。

“遥……”真琴看着眼前的这个人。这个人的心意,和自己是一样的吧。似乎能理解遥的想法了,“加油!”真琴说。

“嗯!”遥转身跳入湖中。

 

斑被夏目抱在怀里,手里拿着不知道哪来的扇子,用力挥下,“哟西,开始!”

 

上一秒湖面还风平浪静,下一刻湖水却突然躁动了起来。

“人类之子,找到我,我就答应你的请求。”水妖的声音笼罩在湖面上方,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凭空而起的浪迎面打在了遥的脸上,把他压到了水面以下,再次抬头的时候,周围的景致已经完全变了。湖面变得一望无际,视线所及之处被突兀的分界线切割,火焰之水、冰之大地、砂之雪原……

这就是妖怪的力量吗?很好,看样子真的有办法帮到真琴了。接下来只要找到……

突然像是身处暴风雨中的大海,四肢被强大的力量向下拉扯,水压不合常理地增大,挤压着胸腔。用力地挣脱腿上的束缚,刚要移动,就受到了几倍于之前的牵制。

可恶,这样下去,连浮在水面上也办不到啊。水渐渐没过了鼻子,呼吸……好困难。

 

*水是活物。即便在水面平静时,它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丝细微的波纹,屏住气息等待猎物。只要纵身跳入水中,它便立刻露出獠牙向你袭来。水会包裹你的身体,妄图夺取你手脚的自由。你越是反抗它越是纠缠,直到将你的体力耗尽。

可只要你放弃抵抗调整姿态,水很快就会安静顺从起来。以这个身姿用指尖在水面上划开一个口子,慢慢将身体滑入缝隙中,从手腕到头,从胸到腹,最后是脚。

不要反抗水,而是接受它。不要否定水,而是与它相互承认对方的存在。重要的是感受水,用皮肤、眼睛和心感受水。对自己感受到的东西毫不怀疑,相信自己。*

 

“明白了……”

撤走周身所有的力量,任由不正常的水流把自己向黑暗的水底拖去,就这样不断地下沉着,下沉着……闭上双眼静心感受着周围的气息,流水划过肌肤又须臾消失于无形。在哪里?究竟在哪里?

……找到了!

忽而发力向那里游去,拼尽全力伸出双手,手心里仿佛依旧是一簇无形的水,却渐渐凝聚成了一块毫无棱角的石头。与此同时,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消失了。

太好了,成功了。

“遥!!!”听到了真琴的声音。真琴他,还好吧。可是我已经……很累了。

无知觉地向后倒去,被一只熟悉的手抓住。

“辛苦了,遥。”

 

 

 

***5***

结果是真琴帮遥把衣服穿好然后一路背回旅店的。

三人一猫,遥晕倒了现在一动不动趴在真琴背上,真琴眼眶通红时不时小声抽泣,猫咪老师捏着那块石头不停的叫着“老实点!输了就要兑现承诺!不然我就踩碎你!”

夏目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行人里最正常的一个。

 

 

真琴、遥、夏目和斑围坐在水妖之石周围。

“这个……真的就是水妖吗?”真琴试探着开口,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斑的表情。猫先生应该不会生气吧,真琴想。但是他错了.真琴察言观色的本领仅仅限于七濑遥一个人,当然不用提现在的对象是一只猫。

斑觉得真是不可理喻,“那你以前见过透明的石头吗?”看不见妖怪就是人类的错吧,就是人类的错!

“那换种说法吧,”遥清冷的声音加入进来,“这个透明塑料球真的就是水妖吧。”

……混蛋,居然不相信我!“七濑,你再试试把它握在手里。”不解释了吧,本大爷已经累了。

“哦。”照着狸猫说的做了。

身体周围有一种熟悉的触感,像是全身都浸没在水里,好舒服。

啪嗒。坐在一边的夏目发出了一些动静。

真琴投去疑惑的目光,“怎么了?”

“没见过世面的笨蛋而已。”斑挪了挪位置,趴到了夏目的腿上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像大爷一样地开口,“七濑你放下吧,到了约定的那天再拿出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 

期限的日子很快就到了,这几天真琴几乎没有入睡过。头几天的时候,灯一关真琴就开始躲在被子里咬着手指发抖,尽管他掩饰得很好,却还是被遥发现了。直到遥睡在他身边,真琴的恐惧才稍稍缓解一点,至少可以闭目养神。

“早上好,夏目君。早上好,猫先生。”真琴顶着两个黑眼圈向对方问好。

他们约好了在湖边守株待兔。一来不会伤到无辜路人,二来遥使用水妖之力可以方便些。

夏目肩上趴着一只猫,手里拿着柄木剑,照着图纸在地上画着一个巨大的圆阵。

“这是什么?”真琴和遥走过去。

“能让你们看见妖怪的法术。”夏目朝真琴一笑,“等一会儿真琴就站在这里面,虽然攻击你的那只妖怪似乎对人类可见,不过这样的话无论什么妖怪接近你,那不只是我和老师,你和遥都能看见他。”

“谢谢。”遥说。

 

 

真琴站在阵法中心,左手右手都画满了保命的符咒。

“这个能挡致命一击,这个能把妖怪弹开,这个能防止附身……”遥一遍一遍地重复着,就好像这些是他画的一样。

“知道啦,知道啦小遥。”真琴轻笑着握住了在自己身上指来指去的手指,“夏目君说的时候我已经记住了。”

“要是你把附身咒用来抵挡攻击了怎么办!”遥大喊。

……真琴能体会这种心情。平时那份关心被遥藏在了各种细枝末节里,现在他把这份情感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。

“是真的、真的记住了。而且,我还有遥在身边啊。”他轻轻揉了揉遥的头发。

回去之后不想理你了,笨蛋真琴。

 

遥满脸通红地转头,把水妖之石握在手里,感受到里面源源不断传来的力量。

“小遥你……”听到了真琴透着傻气的声音,“好漂亮。”

遥本就白皙的皮肤现在泛着波光粼粼的水光,没有被衣物遮挡的脖颈平白生出了水色花纹,原本墨蓝深邃的瞳色现下浅了几分,透着一种妖冶。

“啊,大概是被水妖附身的副作用。”遥毫不在意地打量了一下,“比起这个……”

指尖指向湖面,轻易地就引出一簇水流腾空飞向自己。轻握住手心,水流便在空中停留聚集,拼出了一只晶莹剔透的小海豚。遥挥了挥手,海豚被打散,水滴重新组合成了虎鲸,在两人头顶上空盘旋。沉默片刻,再次挥了挥手,出现了泳装的小岩鸢……

“啊啊,还不赖。”遥满意地把小岩鸢引向真琴。

“遥!”他有些无奈地大喊。

其实真琴都准备好伸手接了。

 

四周突然狂风大作,小岩鸢的翅膀被吹散了。水滴像雨水一般打在脸上,真琴想伸手去擦,却看见手腕上的印记蔓延向小臂,变得更大了。

“遥……”真琴的声音在打着颤儿。

“我在。”主动握住了真琴的手,定了定神。

 

“哈哈哈!”空中传来熟悉的声音,距离越来越近,猖狂却沙哑,“小子,既然夏目没有来,那你就来陪我吧!”

快速地从低空飞过,妖怪向真琴伸出了干枯的手,措手不及迎面撞上了高速的水流,被迷得睁不开眼睛。

“可恶。”他胡乱地向四周抓着,时不时被四处飞来的水流击中。“嘁,真是麻烦。”向后一跃离开了真琴周围,一声冷笑后升上高空,远远超过了遥的攻击范围。

“成功了……吗?”真琴疑惑地问。

不,不可能这么简单。遥警惕地四下打量。

“啊、啊啊!”

真琴手腕上的咒印脱离他的皮肤表面变成了实体的藤蔓,相互盘绕着向着天空开始生长,很快,另一头就被妖怪握在了手里。

什么?遥甚至来不及反应。

“小鱼快上钩,我要收线了。”怪异的语调让真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手腕受到了巨大的拉力,真琴被腾空拽了起来。

 

 

“原来只是区区藤妖!”斑从隐蔽处里现身,变回了妖型,“看你的样子,应该是熬不过这个冬天的寒冷,快要死了吧。”他轻蔑地说,“把这孩子放了!不然你连自然枯死都等不到。”

“想得美。”真琴听见头顶山的妖怪没头没尾地说,因为他听不见妖型的斑说的任何话。

斑突然加速冲向真琴,想从藤妖手里抢下他。但对方已经料到了他会这么做,一下子把真琴拉上了半空。

快速升空和极度的恐惧让真琴感到有些头晕。“那个……地上,阵法里白色的是……”他用自由的那只手揉了揉眼睛,想看清地面上的情况。

正好斑也在抬头看他。

盯——

盯——

嘶——真琴深深地吸了口气,“遥!你快点逃,不要管我!这里还有一只巨型的狗妖!”

“……”遥觉得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比较好。

 

“臭小子,自己一副茶犬样,居然还敢说我!回去再找你算账!”斑后腿蹬地,眼睛死死地盯住真琴。

藤妖再次把真琴高高提起,“真是够蠢的,第一次不成功居然还试第二……”

斑迅速掠过了真琴,一口把藤妖咬在了嘴里,“放了他。”

藤妖无奈地笑了笑。

“我说,放了他。”低沉的嗓音再次重复了要求,额间的符咒开始隐隐发光。

“好好好,和你的人类朋友说再见吧,斑。”随手解开了真琴手腕上的牵制。

手腕一松,真琴开始向下坠落。

“真琴!!!”遥和夏目大喊。

“遥!”夏目慌忙地指着湖泊。

“我知道!”

这么高的距离,即使让真琴掉入水中也会受伤,那么就……

拼尽全力,把湖里的水引向半空,织起了一张大网。但真琴只是被阻拦了片刻,就打破了水网,继续下跌。

“居然……”

速度减慢了?我一定可以办到。遥把水妖之石紧紧地握在手中。

第二张……第三张……眼见真琴离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,终于第六次的时候,稳稳地接住了真琴。

“没事吧!真琴!”

刚把真琴放到地面上,遥就焦急地跑过去,迎面撞进了一个巨大的拥抱。

“得救了!”真琴抽泣了一下,发梢滴落的水埋没进遥的衣领,“谢谢!”

是啊,得救了……我也……遥扬起了嘴角。

 

 

 

***6***

“那么……我们回去了。”真琴向夏目道别,“这个,如果真的没问题的话,就全部送给猫先生了。”他往夏目手里递了一盒巧克力,“把猫先生误认为狗妖真是非常抱歉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啊呜……我原谅你了。”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,已经拆了一颗巧克力出来吃。

“之前那个妖怪他……”

“我已经处理掉了,别担心了。”斑舔了舔爪子。

“那个……谢谢你们的帮助。如果……额……”

“遥想说,如果你们以后去东京或者岩鸢的话都可以联系我们哦!”真琴一脸笑意地接话。

“嗯!一定!”

 

 

 

***7***

·新干线上·

“遥,你是舍不得夏目君吗?刚刚开始就不太高兴的样子。”真琴拿出手机摁啊摁,“别担心,我已经留了夏目君的手机号啦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诶?”

“巧克力……”

“?”

“你刚刚送了夏目君巧克力。”

“诶!?!”

 

 

 

 

【完】

 

 

PS. 

巧克力青花鱼蛋糕是官方梗。

甜咸混吃也是官方梗

*引用*内容来自Free!原作小说High☆Speed!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4 )

© LordPud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