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dPudding

我真的是个写甜饼的

【真遥斑夏】早春的湖(上)

简而言之就是让真遥去拍了一集夏目友人帐。

暧昧程度并没有比正剧多多少。


***1***

樱花开了,大团大团粉白的花朵簇拥在枝头,空隙处隐约露出嫩绿的新叶。

少年独自一人走在森林里,似乎对这诺大的森林非常熟悉。仔细一看,才发现少年脚边跟着一只白猫,看上去比寻常的猫大了不少,应该是吃得不错,倒是反衬出了少年的纤瘦。

“早上好,夏目大人!”衣着华贵、只有手掌大小的年轻女子站在花瓣上向夏目招手。

“夏目大人您来啦!”白色短发尖尖耳朵孩童从花朵中探出头来……

春天来临的时候,花妖总是特别活泼。低级妖怪无法抵御寒冷,所以他们整整一个冬天都不见踪影,终于在春雨过后再次出现。

“是啊,好久没见到大家了呢。”夏目回以一贯温柔的笑容。

 

八原森林的中央,有一片被大树环绕的湖泊,得天独厚的环境使得湖水灵气聚集。晴天,大片大片的阳光放肆地洒在湖面上,就像仙境一般。由于冬日里湖面被冰雪封住,夏目已经有一整个冬天没有去过了,心里不禁有些期待,脚下倒还是慢悠悠地走着。

“啊啾!”安静的风声、草声、呼吸声之间突兀地掺入了一丝杂音。

“怎么了,夏目。你冷吗?”斑加快了脚步,走到夏目身前,“告诉你过两周再来吧,你这个笨蛋。“

夏目把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些,吸了吸鼻子,“虽然这样说,但其实老师也很想去湖边的吧。”

“……嘁,算了。”并没有留给对方反应的时间,斑跳进了夏目的怀里,“勉为其难让你抱着我走吧。”

“等…等等!”夏目被撞得退了半步,赶快托稳了怀里的猫,“啊,老师你好像又……老师其实只是不想走路了吧。滚圆滚圆的哪里像只猫啊,还是要多锻炼才对。”

“不需要那种东西。这具身体只是一个容器而已,懂吗?容器!这些并不会影响本大爷高贵优美的原型。哼。”斑说完就把头埋进了少年的臂膀里,和团子差不了多少的尾巴晃了晃,呜的一声过后就不再发出声响。

好舒服,像是怀里抱着个软绵绵的小暖炉。夏目的拇指在猫身上小幅度地滑动。

 

走到湖边的时候,那里坐着一个从未见过的青年,正静静地望着湖面,嘴角带着一丝笑意。那人一头干净利落的茶色短发,穿着休闲的兜帽衫,身边还放着个双肩包。

是来这里旅行的游客吗?夏目暗自想着,虽然不想和陌生人搭话,但这个森林里住着很多妖怪,还是提醒他早点回去吧。

“早上好,”夏目斟酌着开口,“我从没见过你,是来旅行的吗?”

……真琴刚才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连夏目走近自己也没有看见,所以花了几秒钟反应,“早上好,”他说,“是啊,我是来旅游的,这里的景色可真美啊,我……”

糟糕,对话向着会聊很久的方向进行了,果然应该换句开场白。

在夏目考虑着怎么把话题引到“这里不安全,你快点回去”的时候,湖里传来了水声。并不是普通鱼类能发出的声音,那像是更大的物体,像人那么大的物体才会发出的声音。夏目抬头向湖中望去,只来得及看到露出湖面的一小块人的背肌,不过须臾也沉入了水里。

是什么?在这初春的湖水里。

“这位……你怎么了?”耳边传来了那位旅行者的询问。

“夏目。我是夏目贵志。”夏目若无其事地转回身去,尽量不表现出异样,“没什么。”他后知后觉地回答了刚才的问题。

“夏目……”真琴认真地在心里记下这个名字,夏目是他在这个地方认识的第一个人,“可以叫我真琴,橘真琴。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他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,那像是早春的花香、盛夏的棒冰、深秋的枫叶、寒冬的关东煮,让人不自觉地就对他多了几分亲近的意愿。

“对了!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真琴兴奋地说道,“要吃巧克力吗?”轻握住的右手伸向夏目,摊开手掌,精致包装的糖果躺在他的手心。

“喵!”一阵白色的虚影闪过,真琴手心里的糖已经到了斑的爪子里。

“猫咪老师!!!”

“诶!!!快放开!不能吃!”

真琴和夏目同时叫起来。

斑置若罔闻地把巧克力剥出来丢进嘴里,“喵~”他眯起了眼睛,“喵(还不错)。”

“这是你的猫吗?”真琴指着正在舔爪子的斑,“猫咪不能吃巧克力啊。抱歉,真的很抱歉。”

夏目看到对方紧张地望向自己。啊,真是个好人啊。明明是老师自己去抢来吃的。

“没关系,猫咪老师不是一般的猫,是、是一只能吃巧克力的厉害的猫。”夏目尴尬地解释,开始祈祷真琴就像他看上去那么好骗。

“这样啊,”真琴把手伸向吃饱躺在草地上的白猫,指尖轻挠猫的下巴。出乎意料地,居然没有被斑一爪子挡开,看样子真琴果然有让大家都喜欢他的魔法。“真的没事啊,猫咪先生真是很厉害呢。”

哼,勉强接受这个名字吧。斑被挠得舒服得抖了抖。

 

哗啦的水声再次从湖中央传来。

这次夏目看清了,水里有一个黑发的年轻男子,正露出半个脑袋静悄悄地看向岸边。

“真琴。”夏目盯着湖面却刻意避开了湖中人的目光,“你看到水里有什么怪人吗?”

“怪人?”真琴下意识小声地重复了夏目的问题,想要起身过去看个清楚却被夏目拦住,于是只能作罢。“没有啊。”他的八字眉显得特别无辜。

果然只有我看得到。那是新来这里的水妖吗?

眼看着对方从远处的湖面越游越近,样貌渐渐清晰起来,身形也变得逐渐明朗。湿润柔顺的黑发、秀气清丽的五官、光滑白皙的皮肤、贴身穿着的泳裤……

泳裤!!!???

“遥!”真琴高兴地向那人挥手,“这里!”。

“你看得到他?”夏目对上了真琴迷茫的眼神,于是继续补充了自己的问题,“你不是说没有怪人吗?”

“诶?夏目君刚才是这个意思吗?”真琴说话的音调都变高了,“小遥就是小遥啊,不是什么怪人。”

“猫咪老师?”夏目不放心地确认。

“喵(是人类)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真是的,长得这么像水妖还要在冷冰冰的湖水里游泳,谁不会误会嘛。

 

 

 

***2***

说起来真琴和遥会到这里旅行纯属偶然。难得的休息,遥没有比赛,真琴没有考试。于是,在遥租住的房子里,真琴和遥拿着旅游手册闭着眼睛选目的地。

“就是这里!”真琴闭着眼睛翻了一页,偷偷睁开一条缝,看到了遥为难的表情。事实上遥面无表情,但真琴就是知道遥有些为难,“怎么了遥?”

“稍微有一点偏僻……”遥看着那一页的县城。

“那么重新选吧!我看看……”真琴刚想重新翻一页手里的手册就被遥抽走了。

“愿赌服输,愿赌服输真琴。也许我能选到热闹的商业区呢?”遥拿着手册在真琴眼前晃来晃去,然后闭起了自己的眼睛,睫毛还在微微颤动,“那么,去这里!”遥的手指按在书页的右上角。

房间安静了十几秒,最后真琴忍不住打破了沉默,“那个……好像更偏僻了呢,遥。”

“啰嗦!”遥气呼呼地合上了书,小声嘀咕,“重要的是和真琴一起去,去哪里我无所谓。”

真琴猛地抬起头,“诶!!!”

 

为了赶到目的地,两个人坐了新干线,乘了大巴车,还步行了将近一小时,不过真琴和遥还是迷路了……

“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!”迷路的遥看到了那片湖,眼中闪过渴望的光芒,动手开始解起了扣子。

“不可以!!!”真琴手脚并用地抱住遥,“天太冷了小遥!而且野外湖泊很危险的。”

话音未落,遥已经像金蝉脱壳一般跃入了水中。

“那个……今天也贴身穿了泳裤吗?”真琴自言自语,“完全拿你没办法呢,小遥。”脸上扬起了他那招牌式的微笑。

 

 

***

“遥,夏目君是个很有趣的人吧。”真琴嘴里叼着七辻屋的馒头,说话口齿不清。

“啊啊。”遥随意地回答着,也从袋子里拿了个馒头出来。那个夏目推荐的馒头店倒是很不错,只是,为什么今天从湖里出来,自己就一直被这位真琴的新朋友用奇怪的眼神打量?难道说……这湖是他家的?真可惜,明天让真琴去商量一下,应该还能游吧。

 “夏目君的猫也好可爱啊,和小黄是完全不一样的可爱呢。”真琴的手指戳在脸颊上。

小黄是岩鸢那儿的小猫,每次真琴看到它都会停下脚步,挠挠它的下巴。不过,如果小黄知道真琴给它取的名字应该会拒绝吧,遥乱七八糟地想。

“猫先生看上去有三四个小黄这么大,感觉它好幸福呢,夏目君一定非常喜欢它,所以给它吃了很多好吃的!”真琴的话匣子一旦打开就没辙了,还好遥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。“这样看来,我要快点去学料理了,总是让小遥煮给我吃可不行啊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“啊咧?”

“没关系。”故意把头转向了别处,一定不是因为害羞,“还有,说了别加‘小’字。”

“!!!”真琴的脸稍微有一些发热。“不过我也想让遥吃到我煮的料理呢。”

“……”遥想了想什么都没说,不知道怎么开口回应真琴的心意。不过,是真琴的话,会明白的吧。

果然,真琴露出了温柔的微笑。

 

 

[两个人类之子在说夏目吗?呵。]

一阵风从两人身边掠过。

 

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里的。远处,路的正中央有个穿着和服的老人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干枯的白发在头顶扎成一个形状奇怪的发髻。

“你还好吧,老爷爷!”真琴快步向那里跑去,遥试着拽住他的袖子却没有成功,只能跟着一起跑过去。

笨蛋,不觉得这种场景有点诡异吗?说不定是草丛里架了摄影机的整人节目。遥边跑边想。

真琴和遥一左一右蹲在老人身边。“您还好吗?”真琴问。

“咳咳,年纪大了,身体不听使唤了。”老人的脖子动了动,发出了奇怪的声响,就像是什么锈掉的零件。他抬起头来,脸色铁青,吓了真琴一跳,但真琴没有表现出来。

“我先扶您起来好吗?”真琴伸手去拉老人那只像枯树枝一样的手臂,“像这样躺在地上是一定会着凉的。”

遥站在一旁,怔怔地看着真琴的笑容。真琴他,对每个人都这么温柔吗?即使是陌生人也一样吗?

[呵,好机会。]

地上的老人反手扣住真琴的手腕,速度很快。“你真心想要帮我吗?”。

“嗯!”

“那好,五天后让夏目带着友人帐来找你,他不来的话,你就用这个身体赔给我当容器吧。”空气里响起了一串奇怪的呼呼声,不知道是不是他在笑。

被握住的手腕一阵刺痛,真琴的视线模糊了起来,眼前像是有无数的烟雾。

什么啊?老爷爷在说……什么啊?

 

“真琴你还好吗?真琴……真琴!”

遥在叫我的名字吗?嗯……我在这儿啊……诶!遥在叫我?真琴回过神来,迎上了遥焦急的眼神。

“怎么回事啊?”真琴发现自己跌坐在地上,遥刚刚停下晃动自己肩膀的手。他想揉揉眼睛,却看到手腕上多了一圈黑色藤蔓状的印记,“啊!这是什么啊!”真琴用力想搓掉这个印记,没想到皮肤都发红了,藤蔓却纹丝不动,“怎么会?弄不掉……”

遥握住真琴的手腕查看,然后把真琴冰凉的手包裹进自己的掌心,“真琴你冷静点听我说!”他睁圆了眼睛,看上去非常认真,所以真琴安静了下来。

“我们刚刚,遇到妖怪了。”

“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

 

遥牵着真琴的手走在回旅馆的路上,准确点说是真琴的手腕。真琴的衣服是高中时买的,本来短了点也没什么,只是现在根本遮不掉那圈印记。

“喂!你看你看!”

“嘤~~~好可爱!是一对吧,绝对是的!”

身后传来了女高中生的窃窃私语,但遥不在意,“还好吧,真琴。”

“嗯……”说着肯定的回答,真琴却用力摇了摇头,“遥,我是不是要死掉了。”他的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,眼圈也红红的。

“说什么呢,笨蛋真琴。”遥把他往自己身边拽近了些,“我不可能让你死的。”他沉默半响,“明天你不是正好约了夏目吗?”

“嗯,夏目说作为巧克力的谢礼,陪我们参观附近一带。”

遥轻叹了一口气,“明天问个究竟吧。”

 

 

 

***3***

夏目拿着真琴写的地址走了到旅馆门口。“是这里吧。”抬手刚想敲门,“砰”地一声,什么人从里面冲了出来抱住了自己,吓得猫咪老师差点变回了妖型。

“夏目!你终于来了啊!”真琴带着哭腔这样说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让夏目想起来中级们第一次找自己帮忙的样子。

 

三人一猫坐在房间里。

“你看这个啊,突然出现的,怎么都弄不掉。”真琴情绪激动地手舞足蹈,“本来想帮忙一个摔倒的老爷爷而已,结果他好像认识夏目你,说什么友人帐?他只给了五天时间,我一定是完了啦!”一鼓作气说完以后,眼眶又开始红了起来。

遥扶额,“真琴,我来吧。”左手放上真琴的膝盖,轻轻拍了拍。没事的,遥想说。

“昨天从森林回旅馆的路上……”

“什么!那种低贱的妖怪居然妄想用活人做容器?高贵的本大爷也不过用陶瓷猫而已!”遥刚说完,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
“啊啊啊啊啊!”

“啊!狸猫说话了!”

真琴和遥同时叫了起来,这次轮到夏目扶额了。

 

真琴手上被妖怪下了一个定位咒,夏目看到这个咒印不断地在真琴手腕上闪动着幽幽的绿光,忽明忽暗颇为妖冶。

“人类之子竟然能直接看到那个妖怪,看来对方不简单。”斑在房间里随意走动着,“所以说啊,一开始为什么要去招惹那个妖怪呢?他倒在路上就让他倒在路上好啦,一个个都和夏目一样,偏要去多管闲事。”转身用屁股对着夏目,“笨蛋!”不知道是对着谁说的。

眼看着真琴愈发沮丧,夏目赶紧开口打断,“不管怎么样那个妖怪都不会有老师厉害的,不是吗?”

“哼,那是当然的。”猫鼻子指着天花板。斑在房间里逛了一圈,没有发现妖怪跟来的痕迹。

等一下,这个人类……斑走到了遥身边停下,仔细地闻了闻,“小子,你有话要说吗?”

呃……这只奇怪的狸猫也是妖怪吧?它会读心吗?糟糕,那它也听到我刚刚说他奇怪了吗,不管了,救真琴重要。

“请你们帮助真琴。”遥行了大礼,速度很快,真琴还来不及拦住。说完,他拿出一个巨大的盒子,往夏目和斑面前一放,“请收下,这是我的心意。”

今天遥一大早就起来准备,其实都是为了我吗?真琴感到鼻子一酸。

“其实是我连累真琴了,我一定会保证真琴的安全。你不用特意准备这些。”说着,夏目打开了盒子。额……这是……?夏目向遥投去了疑惑的目光。

“特制!巧克力青花鱼蛋糕!”遥声音没有起伏地说着,“是真琴生日的保留节目,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,所以……”

“!!!!!”真琴和夏目都没能成功接话。

盯——斑眯起了眼睛看着遥。

盯——遥圆圆的眼睛毫不退却。

……

“喵~没想到区区人类也有这么好的品味。”先放弃的是斑,他转过身埋头吃起了青花鱼蛋糕,“甜咸混吃才是极品啊。”斑边吃边发表感言。

……真琴尴尬地看向夏目,得到一个同样尴尬的笑容作为回应。

我懂。他们想这么告诉对方。

 

斑躺在夏目的腿上,肚皮朝天,圆圆鼓鼓的。夏目一下一下揉着它的肚子,“早就告诉老师要少吃一点了吧。一下子吃那么多,生病了怎么办?”啊,莫名其妙的地在担心奇怪的事情,明明已经有这么多麻烦事了。

短小的猫爪在空中挥动,斑闭着眼睛,一脸满足,“嗝~因为好吃。”

猫咪老师这个笨蛋!

“请让我帮忙!”遥突然对着斑说。既然夏目叫它老师,那这只猫应该很厉害吧,遥想,也许是只会飞的猫。

“遥?”真琴叫住他。

“真琴是我很重要的人,请务必让我帮忙!”他再次大声重复着。

斑睁开眼睛上下打量他,“昨天在灵湖里游泳的是你吧。”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“你很善于水吧。”又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“我知道了,明天你们来湖边吧。”说完又闭起了眼睛,等着夏目给他揉肚子。

谁让我吃了你的蛋糕呢?斑想,我可不擅长欠别人人情啊,狡猾的人类。

 

 

【未完】


下篇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7 )

© LordPud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