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dPudding

我真的是个写甜饼的

【Stucky无差】Intervals-间隙 [2]

简述:史蒂夫在午夜一次次进入不同的时代,遇到不同的巴基。

配对:James"Bucky" Barnes/Steve Rogers 斜线无意义

分级:PG

【Part 1 美丽心灵AU】

每一个Part可以单独看的~

下划线代替斜体字~


Part 2 – Soldiers 士兵

*** ***

一周后的夜里,史蒂夫抱着一种“姑且一试”的心态,等在了自己熟悉的街道。

我只是正好散步到这里而已,他这样告诉自己。

确认了一下领带有没有放端正,又扯了扯西装的下摆。手指抚上腰侧,戈博1874N Mark II还在原位。一切都很完美。不用担心突然回到过去,而自己穿得像一个愣头青,遇到危险时还能反击。有时候,振金盾还是有一些限制性的。

他不愿承认自己带有某种期待,因为那就像在沙漠里行走的人看到了绿洲的海市蜃楼,明知那是幻影,可还是不顾一切地向那里靠近。这种期待是可怕的,也许是致命的。美国队长不能有这种期待。

 

***

这一次是一辆杜森伯格。

……

“看到了吧,史蒂夫。那声音,那线条,她可真美。”

巴基在麦迪逊大道第一次看见了一辆杜森伯格。

“可惜现在已经绝版了,该死的大萧条。”他望向史蒂夫,眼中满是惋惜和懊恼,“不过别担心,我一定能赚钱搞到一辆来。到时候带着你满布鲁克林兜风,不,不对,我们要逛遍全纽约!”

……

史蒂夫从容地坐上了那辆敞篷的金黄色老爷车。从车里还能看见夜空中的星星。就像巴基的眼睛,他想。

 

***

下车后,在史蒂夫面前的是一栋“城堡”,因为史蒂夫实在不想用“宅邸”来贬低它。灯火璀璨,人声鼎沸。他在巨型的铁门外,犹豫地在门口徘徊。

大概要经过五百五十米能够进入室内,沿途要经过156盏路灯,8个喷泉,三大五小,数不清的平民……不,数不清的狂欢中的平民。史蒂夫这样计算着,然后他看见了旺达。

“旺达”棕色的长发用一条镶满锆石的发带挽起,发带末端在头顶的一侧系了一个夸张的蝴蝶结。一条绒面的小黑裙利落不张扬,通过侧打上去的冷光能看到精巧的纹理。纯黑的短裙在脖颈处装饰有大量的浅色宝石,配以她惯有的深色眼妆和暗红色口红。

“旺达!”史蒂夫叫住了她,就算不是他认识的旺达,她的名字也不会变的。

她停了下来,回头看了一眼史蒂夫,“先生,您叫我吗?”

旺达并不认识他,那是“旺达”。

“是的,”史蒂夫心虚地说,“您能带我进去吗?”

“您是刚来这里吧?”旺达向他笑了笑,绿色的眼睛就像翡翠一样好看,“巴恩斯先生每天晚上都会邀请全城的人来这里开舞会,不需要请柬……我知道,这么美的地方,谁都会想进来看看,就像我一样,一个人没有男伴都要来。”她气得跺了跺脚,“被弟弟放了鸽子。这样下去可不行,即使是大几分钟,我也是姐姐。嗯,我才是老大。”

巴恩斯先生……果然是这样。

“我可以当你的男伴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。”史蒂夫再次开口,他庆幸自己穿了件西装而不是老头衫。真不敢相信娜塔莎居然管他的便服叫老头衫!“我叫史蒂夫。”他说。

“很高兴认识你。我叫旺达,旺达·马克西莫夫,可我想你已经知道了。”旺达挽起了史蒂夫的手臂,“哇,看来你很热衷于锻炼。说说看,这么出色的男士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?”

“也许我只是善于观察细节。”史蒂夫尝试着解释。感谢柯南道尔,他在心里默念。“这里你不能明白的事还有很多……我,我没有恶意。”史蒂夫觉得他快紧张得出汗了。

“哈哈,史蒂夫。你要是现在能看着自己的脸,就知道真的有人把‘我是好人’写在脸上了。”

 

***

旺达领着他踏上了那宽阔气派的阶梯,一级又一级;经过了那华丽的喷水池,一个又一个;避开喝醉了酒贴过来跳舞的女士,一位又一位……

“旺达,你可以给我讲一讲这里吗?”他问。

旺达看上去心情很好,她甚至还加快了走向人群的脚步。“当然。”她回头向某个方向抛了个媚眼,“艾米莉亚再也不能嘲笑我了,就是刚才第一个贴上来的姑娘,今晚她能妒忌死。居然装醉,我可以笑话她好一阵了。”她踮起穿着高跟鞋的脚,越过人群看了看,“你想知道什么,从哪里开始?”

“从……今天是几几年开始。”

“你可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,史蒂夫。”旺达看了他一眼,“今年是1929年,你在长岛,巴恩斯先生的私人住宅。你运气不错,遇见的姑娘是个百事通。她觉得你非常有魅力,决定陪你聊一会儿,如果你不想跳舞的话……因为你看上去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有时候我觉得你能读心。”史蒂夫回答,又露出了那种老好人式的笑容。

“你长着这样一张脸,可你只会这样笑。”旺达把他带到一边放置餐点的桌子旁,给他拿了杯看上去很不错的鸡尾酒,史蒂夫没有推辞。他心不在焉地喝了一口,甚至没有一点点意愿去欣赏那色彩艳丽的分层。“我想这只是因为你的对面是我。不过没关系,总会有那个幸运儿出现的。”她自己喝了口冰镇果汁,“你想知道巴恩斯先生的事吗?”

他点了点头。也许旺达还保有她的能力,史蒂夫默念。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像一个十六岁的青少年那么好猜,因为他中了一个叫“巴基巴恩斯”的魔咒……

 

***

“巴恩斯先生在战后回国时接手了他们家族大量的生意。在那之后,巴恩斯家的其他人都搬去了欧洲,只有巴基巴恩斯留在美国,为了他的爱人。”旺达看了看二楼正中间的一个阳台,“每天晚上巴恩斯先生都会召开一个大型的舞会,邀请全城的人来玩,日日如此,从不间断。大家说,是因为巴恩斯先生的爱人喜欢跳舞。真是个幸运的姑娘啊,不是吗?不过我来了这么多次,从来没有遇见过她,想来巴恩斯先生把她保护得很好。每天晚上,巴恩斯先生也只是在那个阳台上出现一小会儿。说不定这座房子里还有一个小型的秘密舞会,为了巴恩斯太太开的,你说呢?史蒂夫。”

巴基他,过得不错……应该说他过得非常好。史蒂夫默默地想。没有遇到我的话,巴基的人生就应该是这样的。他值得拥有一切。

“史蒂夫?史蒂夫!”旺达拿过他手里的酒杯,拉着他往舞池中心走,“发什么呆呢?我带你找个好位置。”

“什么?”史蒂夫听到周围的人群开始骚动,不过并非因为有危险。

“听我说还不如你亲眼见到,看。”旺达指了指斜上方。

 

有一个男人从房子里走出来,手工定制的皮鞋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敲出清晰的脚步声,一声一声,由远及近。

是巴基,他看上去快三十五岁了。男人眼角的笑纹比在史蒂夫在天空航母上见到他时深了些,让他显得更性感。也许,史蒂夫比在场所有人加在一起的视线更贪婪。巴基穿着一身服帖的纯黑色西装,勾勒出他美好的身形,依稀还能看见隐藏在布料下的肌肉曲线。

巴基是他的维纳斯。七十年前每每画巴基的时候,史蒂夫都会这样想。

七十年后,史蒂夫每次有这个念头,都会湿了眼眶。不要断臂,他想,上帝哪我求你不要夺走他的手臂。

“欢迎各位的到来。”巴基声音响起,身后的天空此刻绽放出朵朵烟花,点亮了夜空。“祝大家玩得愉快!”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,粉红色的舌尖快速地在下唇内侧略过,留下淡淡的水光,”Cheers!”

人群中爆发出欢呼,无数的香槟在同时被打开,醇香的酒水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落入人群。反射着灯光的液体和天空中的燃烧着的烟火相映成趣。

然后巴基的视线停滞了,他看见了人群里的史蒂夫,尽管后者已经故意隐蔽。有什么办法呢?史蒂夫不愿意放弃看到巴基的机会,而巴基的目光从来都跟随着史蒂夫,这一点,从未改变。

有一瞬间史蒂夫完全陷入了那片灰蓝,那就像塞壬的歌声,他甚至听不见尖叫狂欢的人群和旺达的呼唤。

左肩被人重重地推了一下,“史蒂夫!你还好吧?”旺达关切地问道。

下一刻,他转身,落荒而逃。

在这里,没有我的出现,巴基的生活很完美。他想。

在踏出大门的一刻,他听到背后传来一声用尽全力的呼喊,甚至有些嘶哑。

“史蒂夫!”那个人说。

对方只是叫了他的名字,可不难听出里面蕴含着的无限悲伤。

那是巴基的声音……

 

***

几乎就在他跑到大门外的第一个转角时,史蒂夫就后悔了。

来不及了。他认识我,他已经认识我了。

可当他转身回去时,眼前出现的是布鲁克林的杂货店。

耶稣基督啊!他想。我干了什么?

 

 

*** ***

第二天的夜里,史蒂夫早早地穿戴整齐等在街上。杜森伯格在午夜驶向了它。

快一点,再快一点,巴基在等我。

***

下车后他直奔巴恩斯家的宅子,不顾一切地向里面跑。他在露天泳池边被人叫住。

“史蒂夫?你回来了?”女人惊讶的叫声在耳边响起。

是旺达。

她一身雪白的纱织长裙,搭配着一条珍珠腰链,像个仙子。棕色短发干净利落,戴着一顶夸张的帽饰,把她的脸衬托得小而精致。她……看上去,更有女人味了。

“旺达。”史蒂夫扬了扬嘴角,却又等不及地问到,“巴恩……”

“天哪!史蒂夫!你为什么一点变化都没有,我是说,除了这身衣服。”旺达像是在看什么艺术品一样,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似乎想尝试看清史蒂夫的每一根睫毛。

史蒂夫愣住了,他注意到旺达停在他肩膀的左手,无名指上带了一枚银色的钻石戒指。

“你结婚了?”史蒂夫问。

“不,我…没有。我只是不想错过一个人。”旺达的睫毛闪了闪,很快又将少女害羞的神情藏了起来。“整整五年,仙度瑞拉终于又出现了。你连水晶鞋都没有留下,我甚至以为那天是我的一场梦,但巴恩斯先生他也看到你了。”她说。

“你说什么?五年?”史蒂夫抓住了旺达的手腕。他的蓝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和深深的懊恼。

上一次是七十年,这一次是五年。他想。

旺达安抚性的拍了拍史蒂夫的前臂,眼神仿佛在说“放松,朋友”。

“你可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,史蒂夫。”棕发女子撅了撅嘴,然后她勾人心魄的绿眼睛越凑越近,她的视线流连在史蒂夫的嘴唇上。史蒂夫甚至做好了直接下腰躲开的准备。旺达在他脸的正前方“扑哧”一下笑了,“你是真的一点都没变。”

她改变方向,凑近了他的耳朵,轻声说:“你知道吗?巴基巴恩斯那天像是疯了,他直接从二楼阳台跳下来追你,可你一溜烟跑了。他甚至亲自问了所有到场的客人,关于你的信息。你知道的,足足有好几百人。最后只有我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“你告诉了他我的名字?”史蒂夫的眉头皱了起来,“巴基怎么说?我是说,巴恩斯先生。”

“他笑了,然后好像哭了,我不知道。他确认我不知道别的事情之后,说了好多遍谢谢。离开之前他吩咐管家答谢我,那个时候我看见了他的泪光……史蒂夫,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渊源,可巴恩斯先生是个好人,他就在房间里,我想你还是快进去吧,他已经等得太久了。”

 

***

走上二楼的史蒂夫看到了巴基。他西装革履,安静地坐在沙发上。巴基今年快要四十了,面容间显露出一丝沧桑。无论是什么样的巴基,对史蒂夫来说都有着不同的诱惑。

这里没有幸运的女士,没有秘密派对,甚至没有一丝生气。

“你来了。”巴基看到史蒂夫。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几十年那样,没有客套的虚礼,没有故意的搭话,有的只是三个字,你来了,和巴基那足以点亮整片死寂的笑容。

“是的,我来了。”史蒂夫坐在了巴基的对面。在巴基再次开口前,他说:“先生你好,我是史蒂夫,格兰特(Steve Grant)[注2]。我听说,您想找我。”

巴基眼中的希望几乎在瞬间被熄灭。

史蒂夫的手心被自己紧握的拳头掐出了血。对不起,巴基,对不起。

但很快,巴基笑了:“你果然不是他,我知道的。”说得非常非常轻,但史蒂夫的四倍听力帮了他的忙。“史蒂夫,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这样称呼你。”他给史蒂夫倒了一杯酒,“想听一个故事吗?因为,你是我唯一想要倾诉的对象。”或许是太害怕史蒂夫会拒绝,巴基咬了咬嘴唇又加了一句,“我不想哪一天我死了以后,这个故事变成永远的秘密,因为它本就不该是个秘密。”

“巴恩斯先生,我非常愿意听下去。”他说。

 

***

“1912年的夏天,我的兵团行进到纽约,我们扎营居住在当地的民居附近。当时时值仲夏,那里的居民非常友好,每晚都会邀请士兵和军官去他们召开的舞会。

每一次,我都会去罗杰斯先生家。

如果少尉问我原因的话,我会说“他们家有一个非常棒的画室,而我喜欢画儿。”但事实上,只是因为罗杰斯太太做的蛋糕实在是很好吃。家里人让我参军体验生活之后,我很久都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了。”

巴基说着,咽了咽口水。神色间仿佛还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。

“也就是那时,我认识了史蒂夫,罗杰斯家唯一的孩子。他和你长得很像,一样的金发,一样美得惊人的蓝眼睛……我甚至一度把你认成是他,但那是不可能的。”他苦笑了一声。

史蒂夫觉得巴基的眼神透过他在看着别人,他能感受到那份强烈的痛苦侵袭着他,同时又被一份深情抚慰。

“士兵们喝酒聊天的时候,史蒂夫总是在大堂里跑来跑去的。没人知道他在忙些什么,可他仗着自己个子小,总是从和姑娘跳舞的大兵身边窜过去。有一次他从我身边跑过,吓了我一大跳,蛋糕都差点噎住。楼上传来罗杰斯太太的喊声,让他别捣蛋了。你猜怎么着,这小子说:‘我没乱跑,我站着吃东西呢!’这个小骗子。

‘你跑什么?’我问他。

‘你问我这次?’他说,他在花园里写生,看到军士长亲了个姑娘。

‘这有什么可跑的?罗杰斯少爷,你没见过别人亲嘴?’

‘你不懂,那姑娘我认识,我可为她高兴了。我甚至吹了声口哨,我说“汉娜阿姨,这次这个哥哥长得还挺帅的!”然后莫名其妙,汉娜阿姨就尖叫着来追我了。诶,你别拽着我袖子,她等会儿就……’

然后史蒂夫就躲在我身后了。

那姑娘杀气腾腾地站在我面前,结果我没哄她几句,她就兴高采烈地哼着歌儿离开了。

‘所以,你跑什么啊?’我转身又问了他一遍。

‘吃你的蛋糕去,士兵。’他说。

……

那天晚上,满天都是星星。史蒂夫说什么也不想再去花园,所以我们爬上了屋顶。听着楼下的舞曲,闻着飘出窗外隐约的一丝烟味,我们聊了很久。

或许一切都是从那个晚上开始的。

 

我们成了朋友,很好很好的朋友。在舞会上恶作剧;在热到放假的日子里在树林间乱窜;爬到山丘上看着营地里的点点灯光……行军去别处的时候,我们还会坚持写信给对方,那是和平年代,我们以为日子会这样平淡地过去。

又是一个夏天,萨拉热窝的枪声一响,战争就来了。我家里人曾经提出让我回去,他们怕战争会波及到美国,但我拒绝了。

 

‘你害怕自己终有一天会上战场吗?巴基。’史蒂夫问我,我们又坐在屋顶上。

‘我怕。我讨厌战争。但是国家需要我,我就会去。’

‘如果国家需要,我也会去报名参军。那时候他们不会再因为身体素质的原因拒绝我了。’史蒂夫看向我,眼睛里亮亮的。‘我能陪着你一起上战场。’

他说要陪我直到时光尽头。”

 

一滴眼泪倏地滑下巴基的脸颊,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水痕,他哭了。

 

“不久后我就被调去了欧洲,离开美国的时候甚至没能和史蒂夫道别。我只能寄了一封信给他,告诉了他我在107团。我让他别担心,好好经营自己的画室,为国家提供经济援助也是好样儿的。

几个月后,我在107团见到了史蒂夫。

‘打仗了没人会买画的。’他说,‘我只能找别的方法报效祖国。’

‘你这个混蛋。’我叹了口气。

‘你这个混球。’他说。

你不能想象到史蒂夫有多执拗,不,是固执。”巴基说。

 

我想我可以。史蒂夫在心里想。

 

“史蒂夫制定的战术永远是最棒的,那些德国佬总是上当……军士长甚至觉得有一天史蒂夫会变成他的上司。直到有一天,敌方一个不怕死的混蛋直直地冲向了我们的战壕,朝里面扔了一颗手榴弹。”巴基的眼泪无声地流着,就像他之前经历过的几千个夜晚。

“史蒂夫比我的反应更快。他扑向了那颗手榴弹,用身体包裹住他。然后他大喊着让别人都躲开,快点离开。”

“我试图接近他,可是他说‘巴基,别过来!’然后我看见了他的嘴型,他说‘我爱你。’”

“我没有再向前,我哭着朝他大喊‘我也是!’然后手榴弹就爆炸了,在我面前。”

“我被冲击波向后推了五六米,倒在地上。然后我用右手撑起了自己,我喊‘我也是!史蒂夫!你听到了吗!我也是!’可是我再也看不到史蒂夫了。我的面前焦黑一片,我听不见自己的声音,不知道是耳朵的问题,还是嗓子的问题。”

 

史蒂夫震惊了。

在这个世界,是他先离开了巴基。

他张了张口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这种感觉他有过,就像心脏被人活生生拽走了一样。你会陷入深渊,并且主观上放任自己不断地下坠。你唯一会想的是:为什么是他?那应该是我。是我害死他的。老天啊求你让我代替他吧。

巴基看到史蒂夫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。他说:“如果你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的话……”他把衣服解开,露出了左肩一道狰狞的疤痕。那几乎把他的左手和身体分割开了。“手榴弹爆炸时的碎片划的。”他说。

“天哪!巴基。”史蒂夫用来很强的自制力来控制自己不坐到巴基的身边,他用力眨了眨眼睛,把泪水逼回去。“那还疼吗?”

巴基似乎是有些讶异史蒂夫的问题。“不疼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最疼的从来都不是左肩。”他把衣服穿好。“有时候我还想感谢它时时刻刻提醒着我,史蒂夫为我付出的一切。”他看着史蒂夫,打了血清的史蒂夫,“情侣们总是说‘我能为你付出一切。’可是史蒂夫为我做到了,他甚至从没有许下那种诺言。但他还是食言了,这个小骗子,他说过会陪我到时光尽头。”

“他做到了,在这里。”史蒂夫点了点自己的心口,又指了指巴基。

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。在史蒂夫试图在说些什么的时候,巴基突然开口了。“希望我死后去了天堂,可以陪伴在他身旁。他像一个小太阳一样,我要看着我的太阳。”巴基笑了,“他会不会认不出我,到那一天,我巴基巴恩斯年华已逝,只剩下一颗思念着他的灵魂。”他半开玩笑地说。

“他绝对不会忘记你。”史蒂夫说。

 

***

史蒂夫离开的时候,他听到舞池里人群的骚动。

巴基站在阳台上,五年前的同一个位置。

他说,要为一个人唱一首歌。

 

I've seen the world ,Done it all, had my cake now

目睹世界,尽失初样

Diamonds, brilliant, and Bel-Air now

金迷纸醉,靡靡奢华

Hot summer nights, mid-July

仲夏夜茫,七月未央

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

我们年少轻狂,不惧岁月漫长

The crazy days, the city lights

纵情时光,华灯初上

The way you'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

我们嬉戏疯狂,童稚之心难藏

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'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

当年华老去,容颜不再,你是否爱我如初,直到地久天长?

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

当一无所有,遍体鳞伤,你是否爱我如初,直到地久天长?

I know you will, I know you will

我深知你会,我深知你会

I know that you will

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

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'm no longer beautiful

当容颜不再,你是否爱我如初,直到地久天长


 

“我爱你,直到时光尽头。”

 

 

 

Part 2

Fin

 

 

 

注2:队长全名是Steven Grant Rogers。这里只取他的名字和中间名用作假名。

 

Part 2是小李子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AU

 

Ps: 藏了一对我心心念念的BG啊,不过完全不影响阅读。看不出来就算啦(´・ω・`)

时间线有一个小bug,但这已经是认真思考过的最好设定了~

本来想找一首经典老歌的,可是想来想去还是Young and beautiful最符合文意了。歌词都是有呼应的,绝对不是随手找的歌。


觉得虐的话,我也有写过傻白甜的。大概能治愈(´・ω・`)

【无差】Steve's Umbrella
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2 )

© LordPud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