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dPudding

我真的是个写甜饼的

[美国队长&UNCLE-Crossover] Winter In Moscow-番外

正文:Winter In Moscow【这是正文链接】

简述:Bucky是Illya在KGB的训练官。现在他们重逢了。

配对:Napollya、Stucky【都不拆!不拆!】

备注:

需要看过正文~正文和番外都是四千字多一点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因为这是一个甜甜的番外,所以,也许文风有变~

Illya视角,不小心前面加了点Napollya的内容,所以Stucky要到两千字才出场。

设定在刚找回Bucky几个月以后,所以老冰棍没有这么快告白啊结婚啊。

【看过舅男就跳过这段的】安利:

The Man FromU.N.C.L.E.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特工电影,我觉得Stucky的小伙伴应该会喜欢的~也是苏联特工和美国特工的恋爱故事啊~主演是演超人的Henry Cavill,和TSN的双胞胎Armie Hammer。


*** ***

-2016年1月-

-现在-

一丝细小的培根香已经飘入房间,房门外的脚步声高调而又张扬——十几年如一日的叫醒服务。Illya睁开眼睛,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,又在床上活动了一下,翻身起床。迈着大长腿,一身透着傻气的居家服,顶着鸡窝般的短发走出房门,Solo已经坐在桌边看着报纸了。前CIA的造型还是一样一丝不苟,抹着厚厚的发胶,穿着笔挺的西装,看上去随时可以去拍杂志封面。

作为一个快要85岁的老公公,Illya觉得自己再无所求,特别是几个月前在电视上看到新闻以后。那个人,看上去也过得很好。

**

在桌边坐下,食物混杂着古龙水的气味包围了自己。

“你还喷了香水?打扮成这样是要出门吗?牛仔。”Illya咬了一口鸡蛋,溏心的,完美。

Solo抬起头,眉心微皱,一副无辜的眼神,抿着嘴唇摇摇头。多少年了,Solo还拿这一招对付Illya,看着虽是人畜无害的样子,心里想得大概是:开什么玩笑,我每天,不,我随时随地都是这么有魅力的好吗!

“今天有客人要来,等会儿去穿上前两天给你买的那套。”

“是你的朋友?”

“嗯……”他想了想,“恩人吧,救命之恩。”Solo喝了口牛奶,温暖的水汽柔和了他下颚的棱角,淡粉色的嘴唇附上了一层浅浅的白色,配上他的一头银发和苍白的肌肤,看上去就要化在冬日的阳光里了。“不许穿自己的夹克!”美国人又多嘴到,“我们说好的。”

 

*** ***

-1968年4月-

“Solo! Solo? 你快回答我!”Illya小心翼翼地把Solo眼睛上的血液拭去,“你不要睡,会醒不过来的!Napoleon! Stay with me! 不要离开我,求你,你要什么我都答应。”Illya的泪水和Solo的血混杂着覆盖了Solo的脸,Solo想伸手去安抚Illya,但是却抬不起来,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。

天际间浓烟滚滚,焦土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激进分子的尸体,远方传来许多人模糊的哭声。却只有Illya胆敢只身闯进刚刚爆炸过的雷区。

事实上Solo已经刑满了,但是出于一些原因,他没有离开U.N.C.L.E.。原本这也只是一场普通的任务,直到有一个卧底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弹……

**

Solo被Waverly的人抬走后,没再回来过。U.N.C.L.E.变成了只有Illya和Gaby两个。Illya总是出外勤的那个,如今他失去了高效的支援。他清楚这样很危险,可他不在乎,他是冬兵的学生,是KGB最好的特工。他从来都是单干的,六年前。

然而人的习惯会影响自身的行为模式。

当你把背后交给另一个人时间长达六年之久,在任务提前泄露而你一无所知的前提下,被人从后偷袭,也不是罪无可恕的失误。

**

Illya醒来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是纯净的白色,什么都没有。直到隔壁的病床上传来一句:“Rise and shine, Peril.”[起床啦,Peril。]

金发特工愣了几秒,回了一句:“Suca.[ 俄语的bit*h]”声音中带着笑意。他知道,从现在开始,他再也不是KGB了。

**

Waverly趁着Solo重伤的契机,制造了Illya的“死亡”,把两人接到罗马,留下一笔钱(据他自己信中说都是自己的私房钱),和一句“希望是永别”。

**

后来的后来,Solo说Illya还欠自己一个愿望,他希望以后Illya的衣服都是自己来买。

“我不想我的男朋友穿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…的保镖。”Solo这样解释到。

 

*** ***

-2016年1月-

-现在-

Illya戴着一副金丝边老花镜坐在桌边看着书,Solo随手翻了本五颜六色的小册子坐在他旁边,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。

**

当初不知道Solo哪来的歪理,买了这样两副眼镜,还说什么“和我们的发色很配啊。”Illya在腿上敲打着手指,心想这个牛仔是不是瞎了才看不到彼此的满头白发。

“根本 不 需 要 配啊。”他一字一句地说。

“我知道,”Solo回答地满不在乎,微微眯起了湛蓝的眼睛,加深了眼角的皱纹,嘴角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,“可我是拥有决定权的那个,Peril。”

几十年来的又一次,Illya告诫自己,关心则乱啊关心则乱,怎么会一时心急做出那样的承诺?

**

Illya在看原版的《草原》,他也说不清这是看的第几遍了,平时这个牛仔总是在旁边烦他,今天居然这么安静。好奇心驱使他偷偷瞥了一眼,Solo正在研究中餐的菜谱。一声近乎于“噗”的气音从Illya的鼻腔中传出,Solo回头露出询问的眼神,两秒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翻了一个白眼,回去继续看书了,嘴里还嘟嘟囔囔“真不知道烧好了是给谁吃的,我为什么这么好?……”

一个话多的老头子。Illya在心里腹诽。不对,不老的时候话也多。

**

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是两个成年男子。

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,“有人在吗?外卖!”一个清亮的男声,尾音却有些抖动,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想笑。

Solo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,刚想起身就被Illya制止。

“你还订了外卖?”Illya眉头紧锁,Solo知道对方感觉到了威胁。

“没有,应该是客人到了,我去开门。”他刚起身就被按回位子上,同时他看清了Illya脸上的表情,非常明显的在说: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蠢到了这个程度。当然Illya的性格不会让他说出口。

“除非他们现在让受过专业训练的士兵送外卖了,还是一次两个,不然就是我去开门。”

“喂!等一……”

前KGB在门边拿起一根落了灰的拐杖,突然打开大门,向“外卖小哥”挥去。攻击在瞬间被格挡,空气中响起了熟悉的机械运作声。

Illya呆呆地停下来,看着眼前人。蔚蓝的棒球帽就像对方的瞳色,半长的棕色卷发,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,此刻正因为挡住拐杖而拿出口袋的金属左手。

“好久不见,Illya。”冬兵,现在是Bucky,笑得比阳光更灿烂。下一秒Illya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久的拥抱,久到Illya回过神来,看见金发的美国队长站在他的眼前,双手拿着五六个购物袋,朝他微笑,说“你好,我是Steve Rogers,Bucky的朋友。”

Solo从屋子里出来,声音在Illya的背后响起,“你们好,我是Napoleon Solo,额…Illya的朋友。”

Bucky觉得Illya好像想说些什么,于是他松开了对方。

“老师,这是我丈夫,叫他Solo就好。”他介绍着Solo,然后飞快地转头朝着Solo做了一个“What the hell”的表情,在Solo想辩解什么时又转回头去。

“恭喜你,Illya。”Bucky轻轻地拍了拍Illya。他从Steve手里接过一半购物袋,笑着说:“叫我Bucky就好。”

“请进!”Solo突然想起来他们四个在门口傻站了这么久,“抱歉,我年纪大了,拦不住他非要去开门。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“没关系,Bucky早就猜到了,所以让我拿着东西。”美国队长跟着CIA把大包小包的食物拿向厨房又折回来拿冬日战士手里的。

冬兵本人则站在客厅里,一脸骄傲地说:“Because I know him.”

 

*** ***

Steve和Solo在厨房做饭。Steve坚持要做一顿地道的美式午餐,因为Illya和Solo两人长期隐居在欧洲,一定很久没有吃到地道的美式食物。他说相隔七十年醒来的时候,吃的第一餐饭,虽然味道变了,却是无比地感怀。

但是,他似乎忽略了Illya是苏联人,他也不知道Solo厨艺非常好。所幸两个八十多的老爷爷都不忍心说穿,带着感激的表情让队长去了厨房。

**

“需要帮忙吗?”Solo小声地问,他面前的可是美国队长,全美的偶像,当然Solo本人也包括在这个范围之内。

“没关系的,不用。”Steve的声音非常温柔,和Solo一起想象中的那种“钢铁之躯”般的声音截然不同。

阳光下,美国队长金发耀眼、身材修长匀称,特别眼熟。Solo想,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问题。

 

*** ***

Bucky和Illya在沙发上坐下,像两个许久未见的朋友那样--他们也的确是--把这一段时间的经历陈述一遍。

Bucky在Steve的帮助下恢复了全部的记忆。有响彻着欢声笑语的,也有充满着尖叫和血腥的。Steve不曾放弃过他,那他也没有这个资格放弃自己。他不会去奢望世人的原谅,只想在今后的日子里,无愧于心,帮助这个世界,和Steve一起携手并肩战斗。

Illya则绘声绘色地讲了U.N.C.L.E.的历险,Bucky惊讶于他这么好的口才是和谁学的。Illya突然脸一红,截住话题,开始说起了诈死后的生活,Solo转行做了商业间谍,他自己则成为了电脑程序员。末了还提到一句,很庆幸Napoleon一直陪在自己身边。

**

“老师,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儿?”

“因为Solo先生很爱你,而且他很聪明。”Bucky笑着说,“这周我们来欧洲出外勤,特意提前结束了过来看看你。”

Illya正要再问些什么的时候,Solo拿着一杯热牛奶出来了,说是Steve嘱咐的。

Solo真的很不错,Illya我很高兴你能有他陪伴”Bucky压低声音用俄语对Illya说。

Solo的脸上突然扬起了止不住的笑意,开开心心地回了厨房。如果不是他87了,Illya觉得Solo会跳着回去。

“老师,他会俄语的。”Illya小声回答,神色间还有些甜蜜的尴尬。

Bucky睁大了眼睛,咬了咬嘴唇,半晌憋出一句:“嗯。”

 

*** ***

Steve把菜端上桌的时候,四个人围坐在餐桌旁看上去就像爷孙两代,可事实上这是两个九十多的老爷爷和两个八十多的老爷爷。

Solo有那么一刻觉得这真是公平,他们为了国家差点牺牲,所以现在还没有老去。但是他又觉得世事那么不公平,眼前的这两个人失去的和经历的,根本不能用年轻与否来补偿。但Solo先生的“哲学性思考”很快就被打断了。

“Steve! 你成功了!真的和Sarah做的味道是一样的!”Bucky惊奇地叫到,“食材的品种都变了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“事实上,”Steve站在一旁给大家切派,“是Solo先生教我的,但我保证我学会了。”

Solo向Illya扬了扬眉毛,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。

真是为老不尊。Illya用口型说着。

可我是这里倒数第二年轻的。Solo同样无声地辩解。

**

“你现在还会突然失控吗?Illya.”Bucky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。

“不会了…脱离KGB之后就好多了。”Illya认真地回答,他没想到老师记着这件事七十年了。

“怎么不会?”Solo抢着说,“好几百次我都差点被他弄死了!”

“你说什么?根本没有的事!”几百次?怎么可能!Illya气得爆了粗口,“操!”

“没错,就像你说的。”Solo一副目的达成的样子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Bucky笑得眼睛都只剩缝儿了,露出雪白的牙齿。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,看到Steve满脸茫然,就笑得更开心了。他的头往后仰,还时不时地拍拍Steve的肩膀……

** 

恭喜你认识Barnes中士。Illya对自己说。

 

*** ***

送走Steve和Bucky以后,Illya和Solo躺在床上。

“你还记得我们正式见面的那一天吗?”Illya在黑暗中开口。

“记得,我们毁了一个公共厕所,你还掀了餐厅的桌子。”
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把桌子掀了吗?Napoleon.”

“因为我故意说话惹怒你。”

“不是,我掀桌子是因为…是因为我当时就知道…当时就知道你看透了我。”Illya顿了顿,“而我需要你,我以前从没这么需要过别人,从来没有。所以我生气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Solo把手环上Illya的腰际,“睡吧,Illya,睡吧。晚安。”

“晚安,Napoleon。”

 

 

 

The End.

 

 

 

 

注:最后一段是按照Armie和小李子演的J.Edgar《胡佛》仿写的。老年部分的风格也是按照Armie的老年妆写的~

后记:藏了一些彩蛋~

因为有小伙伴希望看到结尾多一点,所以既然脑洞突然来了,那我就写了篇番外。

大家愚人节快乐~

 



有人发现就会随时更新彩蛋:

1. “钢铁之躯”出处是Henry Cavill演的Superman: Man of Steel。

2. “几百次差点被弄死”和“操!”是要合在一起看的~

3.  【这个我决定自己说】时间点写的一月,是正片中两人相遇七十年纪念。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60 )

© LordPud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