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dPudding

我真的是个写甜饼的

【美国队长&UNCLE-Crossover】Winter In Moscow

简述:冬兵是Illya在KGB的训练官

配对:Stucky无差、Napollya无差 (两个都是只是提及)

分级:PG

注意:

1.因为要写crossover,所以Illya进KGB的时间,尽量在台词涉及到的时间节点中,往Bucky掉崖的时间靠拢。

2.Bucky和Illya没有组CP!没有

3.写这篇的目的是:在他们两个这段过往中注入至少那么一点糖分。

*** ***

Illya第一次听到冬兵的名字时,他被几个同班的训练生揍得动弹不得。他们把他扔在了堆满杂物的走廊尽头,临走还不忘关了走廊的灯,留下一句:“小杂种,别指望有人来帮你。”他倒在那里,感受着全身各个部位的酸痛,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。Illya有些想笑,但脸颊火辣辣地疼。

眨眼间的功夫,他从科里亚金的小少爷变成了“杂种”。

42年的时候,他的父亲被抓住挪用党内资金,去了古拉格劳改营。战时一切都混乱得很,他的母亲只能周旋在各个政府高官之间,换取母子的维持生计的钱财,那时他11岁。

45年的时候,战争导致高层领导大面积地换血,母亲的那些“朋友”大多被调走或者战死。他选择加入KGB,为了洗刷掉科里亚金家族的污点,或者更实际地说,为了让母亲少负担一个人的生活费用。

就这样,他成了KGB最年轻的加入者。这就意味着,随便一个训练生都比他年长;随便一个训练生都可以揍得他直不起腰来。KGB的训练很严酷也很压抑,学员需要一个出气的途径,而这一年,他们找到了Illya……

Illya以一种扭曲的姿势陷在积满灰尘的杂物内,呆呆的看着前方的纸板箱,心里盘算着等到晚上缓过劲儿来,可以爬起来回宿舍。傍晚的时候,他听到了远处的脚步声和谈话声,特意把自己塞在杂物的缝隙中,藏得更深,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丢脸。

“……任务完成率非常高,可以说是我们最好的武器。”

“冬兵项目所花的人力物力太多了,如果洗脑洗出个废物,那我们分部说不定会被关掉。”

“是啊,一开始他逆反心理太强了,结果实验员只能一次次地给他洗脑,大半年了才调试完成。你听说冬兵这次完成的任务了吗?据说他一个人处决了……”

Illya有些愣住,他确定自己听到了“武器”、“调试”,也听到了“洗脑”、“人”。他的头很晕,一直有着轻微的耳鸣,他决定闭上眼睛不去管这些无关的事情。

 

*** ***

Illya见到冬兵的时候刚刚跨入1946年,组织上说需要得到效率更高的特工,于是派了冬兵来训练他们。那个时候冬兵“投入使用”的任务完成率是100%,出错率为0%,KGB高层并不觉得冬兵长期处于生活状态会有什么问题。

交给冬兵的有十个人,Illya是最年轻的那个,站在队伍的最尾端。金色的短发像一堆杂草,身板营养不良的样子就像能被风刮走。

冬兵训练他们的时候用的是英语,美式口音的英语。也就是那个时候Illya明白,为什么最好的特工需要洗脑,最好的特工并不能被称为特工,而是被称作武器。

这天训练结束的时候,Illya被三个混蛋围住,最矮的那个都比Illya高了大半个头。其他的学员见到这一幕,互相使了个颜色,三三两两地散去。Illya甚至没有惊讶,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他用尽全力的反击着,用着刚刚学到的格斗术。他一拳打向领头人的左脸,迅速从对方抬起手臂下的空隙钻过,反身又给了那人一脚。然而对方的帮手从操场上抓了把砂石一下子拍在Illya的侧脸,切开了十几个淌血的小口子,最深的那个在眼角,血向下淌着,泪水和血污糊得Illya只能用一只眼睛继续战斗。无奈双方力量的悬殊实在太大,很快就变了Illya的双手被分别钳制,最高的那个臭小子一拳拳打向他的腹部。

“求饶啊!垃圾。”一拳重重地落在Illya的腹部。

“做梦。”

“你就是不懂放弃是吧。”对方一脚踢向Illya的小腿。

“我能坚持一整天。”Illya冷笑一声,喉咙的血腥味越来越浓。

……

“喂!”一声低沉的男声,“找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吧。”

接下来是一记闷响和一声尖叫。

Illya抬头看过去的时候是冬兵站在他面前,机械臂的手指轻微地活动着,然后握成拳。带头滋事的小子捂着侧腹部倒在地上。下一秒钳制自己的手撤走了,金发少年勉勉强强靠自己能够站立。

冬兵斜眼看了一下地上躺着的人,对方吓得颤抖不止,连滚带爬地逃跑。Illya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像一个幽灵,甚至没有人感知到他的出现,等忘乎所以的施暴者发现的时候,冬兵已经一脚踢上了对方的腰际……

“你能自己回去吗?”男人问道。

Illya轻微地点了点头,他想了想,觉得自己也用英语比较好,“谢谢。”

“不用。”冬兵走向操场的一侧去拿自己挂在那儿的哨子,他又回头看了Illya一眼,眼中有些困惑,但他很快就转头走了。

 

*** ***

第二天训练开始前,冬兵抬手指了指队伍末尾的Illya,说:“你留下,其他人可以滚了。”语气平常地就像在说:“现在开始报数。”

记录员吓得赶紧过来用蹩脚的英语劝阻。对了,他们几个学员的训练课还配有记录员,名为记录训练,实为监管冬兵。可惜他没说两句,就被冬兵举起的左手吓得带着学员离开。

诺大的操场只剩下冬兵和Illya两个人,他们却什么话也没说,两个人一大一小呆呆地站着。冬兵不想说,Illya不敢说。大约十分钟后,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过来。冬兵皱了皱眉,随即指了一个方向,“去那里热身。”Illya选择一路小跑过去……

 

“冬日战士,你要违背命令吗?”身着藏青色西装的男人说。

“不,我只是觉得那些人不值得我教。”他顿了顿,“组织想要一个顶尖的特工、间谍、杀手,还是想要十个普普通通的外勤人员。请组织决定后下达命令。”

“那个孩子条件不好,家族有污点,他自己还有精神病会突然无法控制……”

“这些我不在乎。所以,组织的决定是什么?”冬兵打断他。

西装男沉默了很久,“Kuryakin每两周都要接受考核。”

“是。”冬兵答得毫无感情。

 

等那人走了以后,冬兵看着绕着操场热身跑圈的Illya,一头金发在冬日的阳光下极其耀眼,瘦小的身体仿佛劈开了寒风向前一步步前行。冬兵觉得这场景真是该死的熟悉,但他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这一天,Illya离十五岁生日还差五个月。

 

*** ***

开始单人训练以后,Illya发现冬兵是一个非常有耐心并且负责的人,更重要的是冬兵几乎什么都擅长,近身格斗、远程狙击、野外求生……除了俄语,但他学得很快。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个时候Illya英语不好,口音太重,经常只能手脚并用地使用肢体语言交流。

后来,Illya有暗暗地数过,冬兵能用至少九种语言骂“操”,训练馆被锁了的时候,操场上训练突然天降暴雨的时候,走到食堂发现菜色很烂的时候……还有一大堆他听不懂的,他没法儿列入计数。这些都是二战士兵才会有的特质,一个战场里各国的士兵混杂着,骂骂咧咧嘻嘻笑笑,喝着酒唱着曲儿,度过他们不知道还能有多久的人生。

Illya想,也许冬兵是一个优秀的美国大兵,被苏联人绑架过来洗脑,一方面削减对方战斗力,一方面己方防御力增强。这些想法,在Illya被高层叫去密谈,要求他暗地里监视冬兵,上报冬兵状态后,更加被他深信不疑。

训练时,偶尔,冬兵会看着他发呆,就好像透过Illya在看着别的什么人。那个时候,是冬兵眼神最温柔的时刻。Illya经常想,有着这种眼神的人,以前一定非常非常受人欢迎。

有时,冬兵要叫Illya的时候会突然忘记Illya的名字。“嘿!S……”冬兵不知道接下去是什么,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发出这个音,不过无所谓,Illya已经抬头看向他了。

每次考核的时候,Illya都会暗地里塞给考官一张纸条,上面永远写的都是“一切正常”。尽管,冬兵和Illya说的话越来越多,语气越来越生动,同时,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。

 

“老师,你知道组织让我监视你吧。”一天的野外求生课,Illya突然在一片森林里开口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你也知道你是美国人吧。”

冬兵转过头来,眼神有一点惊讶。“你怎么知道?”但随即,他舔了一下嘴唇,短刀指了指一株奇怪的植物,“这种草能愈合伤口的,你要记住。”

“老师你不会就一直这样下去吧!”Illya不死心地追问。

冬兵笑了。Illya觉得这个人的眼角眉梢就是为了这个表情而生的。“小孩子就不要管这些事了,你要快点把我教的东西都学会,知道吗?”Illya服帖的金发被冬兵揉得乱七八糟的,他还是注意到,尽管角度并不方便,冬兵特意换了右手。

 

*** ***

一年多以后Illya已经可以独自出任务。任务完成率就像他的老师,惊人的高,但他的精神病一直是个障碍。

16岁生日那天原本没什么特别的,一样的训练内容,格斗、射击、障碍跑。不过那天中午,在几个小混蛋特意绕路过来对他一阵冷嘲热讽之后,冬兵突然把下午的计划换成了游泳训练。于是并不算太炎热的夏季午后,Illya玩了一个下午的水……

 

一周后的一天,Illya被叫去夜间加练。他们面对面盘腿坐在山崖边,四周很安静,只有风声、树叶声、鸟叫声。

“Illya。”

“是的,老师。”

“你知道我需要教的内容,你已经全部学完了吗?”

“我知道,老师。”

“你现在可以控制自己的脾气了吗?”

“还是不行。”Illya的声音小下去,嘴巴微微撅着,不敢直视冬兵的眼睛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冬兵无意识地运动着机械臂的手指,空气中突然多了机械运作的声音。

Illya盯着冬兵活动着的手指出神,突然他兴奋地大叫:“老师!我想我可以了!”手舞足蹈的样子就像他们语言不通时那个瘦弱的少年,“以后我敲敲手指,就像老师就在我身边一样啦!”说完他有些害羞地笑了笑,夜色很好地遮蔽了他泛红的耳尖。

居然说出这种小孩子的想法,你在开玩笑吗,Kuryakin?他在心里骂了自己好几遍。

“很好。”冬兵的声音打断了Illya内心的纠结,“我不会一直在你身边,所以你一定要能够独当一面,知道吗?你要成为他们之间最强的。这样,就算有一天……”你想离开这里,他们也拦不住你。冬兵没有说出后面半句。

“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他示意Illya起身,“接下来的三个月,我要你控制自己的情绪,一次也不能失控。”

“好的,老师。”

这个时候Illya已经长的和冬兵一样高了。冬兵觉得这感觉该死的熟悉。

 

三个月后,Illya一脸骄傲地向冬兵报告自己完成任务,神色间仿佛科里亚金家的少爷又回来了。冬兵听到以后大大地舒了一口气,像是卸下了什么重担。

Illya突然神色一暗,眉头皱在一起。他张开双臂,在冬兵讶异的眼神中慢慢走过去,给了自己的老师一个拥抱。

“谢谢。”他说,用的英语。

冬兵在他左肩轻轻拍了拍,“不用。”

 

*** ***

莫斯科的冬季总是特别长,冬兵在一个下着暴雪的夜晚逃走了。

*** ***

Illya没有被问询,毕竟冬兵一个人可以低过整个KGB的防御,还有这么多给冬兵做评估的博士,怎么问责也轮不到Illya的头上。何况那个时候Illya被公派到亚洲出任务。

第二年年中评测的时候,Illya成为了KGB最出色的特工。

他听说冬兵被“追回”了,“储存”在总部。

 

*** ***

后来在KGB的时候Illya还见过冬兵一次。23岁的Illya已经长到了196,十足像个巨人。冬兵看上去没有变化,棕色的卷发长了些,从金发特工面前走过时,已经要抬头看他。Illya笑得像个孩子,而冬兵看着他,露出了七年前相同的困惑眼神。

那天,几年没有情绪失控的Illya砸了一辆车。

 

*** ***

31岁的Illya加入了U.N.C.L.E.

36岁的Illya在Solo刑满后和他一起假死,脱离组织。

有一次Illya被Solo问及眼角的疤,他突然神色激动地问Solo认不认识哪个二战的美国士兵在45年被人绑架或是突然失踪,棕发,名字S开头,或者他的朋友是S开头。

在Illya细细讲了一遍之后,Solo说他唯一能想到的是一个国民英雄,但是在45年为国捐躯,他的毕生好友确认了他的死亡。

 

再后来,隐居在瑞典的二人在电视上看到美国队长找到了失踪多年的战友,Illya觉得冬兵,不,Bucky没什么变化,看着Steve的眼神里是无限的爱护。

 

 

 

THE END

 

 

 

附上时间线:

[原剧涉及的时间点中插入剧情需要的时间]

31年 7月25日出生

42年 11岁 Illya父亲入狱

45年 3月 Bucky掉崖被毛子捡到

45年 8月 14岁加入KGB

45年 12月听到对话

46年 1月初十人训练

46年 2月初单人训练 15岁不到

47年年底冬兵出逃再次洗脑冰冻 

48年年中 17岁,Illya“3年成为最好的特工”

 

后话:这真是糖啊,想要在他们两个这段【我希望他没有经历过的时期】加入一点点阳光。

另外~顶着吧唧头像这么久的我,终于写了他的文~

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!


番外一发完结
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124 )

© LordPud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