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dPudding

我真的是个写甜饼的

[The Man From U.N.C.L.E.]KISS?-短打甜饼

配对:Illya Kuryakin/Napoleon Solo无差

分级:PG

[也许吧,清水得我自己都害怕,这种情况下他们就该疯狂地……啊]

简述:I just want to give you a kiss.


这个美国人究竟是没有自觉还是别的什么?Illya心里有着明确的答案。

Solo也许不知道Illya焦虑症发作时手指敲打的是国歌的节奏,也许不知道Illya小时候的房间地板上有他亲手刻的名字--拜托,如果他知道,那Illya决定收回自己对Solo的偏见--但是他绝对知道自己的魅力在什么情况下,可以达到什么程度,那是他出任务的一项重要技能啊。

所以,此时此刻,大半夜,Solo跑来Illya的套间请他喝酒,三件套的外套还不知所踪,就变得有些奇怪了。

Solo左手拿着红酒酒瓶,右手肘部弯曲架在门框上,指间夹着两只高脚水晶杯——他最有魅力的姿势之一。

可惜,Illya来开门的时候打开的是左手边的那扇。所以,Solo还是面对着门板。

“Hum.” Solo小声嘟囔着,不动声色地向左边移了两步,又把右手伸直。现在是他最有魅力的姿势之二了。

Damn it, Cowboy. 这样真是蠢极了。Illya心想,绝对的,这样一点都不可爱。

“要一起喝一杯吗?”Solo扬了扬手里的酒杯,嗓音低沉又性感,似乎一点儿也没受那个插曲的影响。他声称原本约到的热辣小妞放了他的鸽子,哦,上帝保佑那位小姐不是出了什么意外,所以他今晚的安排变成了“增进同事之间的交流”。

Illya知道如果他拒绝的话,第二天Solo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来惹自己生气,所以他侧身,让对方走进房间。

Solo自顾自的倒酒,递给Illya一杯,然后仰头将自己酒杯中的红酒饮尽,喉结上下滑动,他甚至在那之后还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,导致原本就红得诱人的双唇现在还泛着光泽。

Illya注意到Solo身上三件套--现在只有两件--的衬衫隐隐透出他的肤色,手臂线条被袖子紧覆,所以一览无遗。哦,还有他的腰线,他穿着马甲所以……该死,他为什么把外套脱了才来我的房间!Illya生气得就好像要是Solo穿着外套他就不会这么打量对方了一样。

“你在看什么?Peril。”

“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你在看什么?Kuryakin?”Solo放下高脚杯,半眯着眼看向Illya的方向。宝石般的蓝色隐藏在卷翘的长睫毛之后。

现在,Illya真的要生气了,他发现自己盯着Solo的眼睛移不开目光。爱琴海蓝就像可以吸食人心的漩涡,Illya希望西伯利亚的寒风可以冻结自己,却抵御不了寻求阳光下温暖海水的本能。

“我想给你一个。”是的,他就这么说出来了。战斗民族不需要掩饰,Illya这样告诫自己,他才不是大脑突然当机导致直接说出了心理活动呢。

出乎意料的,没有惊讶,没有震怒,没有调笑。Solo翻了个白眼,带着笑意的声音说到:“我真不知道怎么惹到你了Peril。不过他们在KGB和你说需要提前示警了?还是你想让我识相点自己离开?”

Illya没能做出任何的反应,事实上,他没有听懂Solo在说什么。KGB可不管这个。

等不到答案,Solo收起了酒杯,离开房间的时候留下一句:“明天见,Peril.”

整整一分钟后,Illya把枕头重重地砸在墙上。然后是又一个枕头。

往好的一方面想,他至少学会控制情绪了不是吗?

 

 


后来的几天Illya甚至都不敢直视Solo,反倒是Solo表现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一样地表现得像一个“混蛋”。嘲笑Illya使用蛮力去抢夺任务资料,而他明明可以用几发子弹解决一切。又或者,骗骗那个毒品犯的老婆,连枪也不用掏。

Illya并不是承受不了这些幼稚的嘲笑。那真的挺幼稚的,特别是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Illya是脾气不好的那个,Illya同时是打架总是赢的那个。只是,每次Solo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的眼睛总是闪闪得看向Illya,还勾肩搭背地,就好像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,尽管那是他嘲笑战术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终于有一天,Illya和Gaby坐在客厅里,Solo在他们租的房子里烧着他的那些“佳肴”,手上忙着,嘴上却没停过。Illya终于忍不住走进厨房,并且关上了房门。

“我们得谈谈。”关完门,转过身的Illya说道。

“我以为我正在这么做。”Solo在牛排上撒了一点盐。

“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,Cowboy。”Illya走到Solo身前,事实上由于厨房面积的不足,那只花了他一步,见鬼的,他已经闻到了牛排的香味,那可真是令人分心。

“不谈这个?你从上次开始就怪怪的,”是时候让这块牛排拥有一颗美丽的西兰花邻居了,俗套却经典,Solo的脸上出现了温暖的笑意,棱角分明的下巴似乎更柔和了一点。他抬起头,嘴角还来不及放下,“你要说什么?”

“额……”失语症就这么又一次侵袭了Illya,俄国人可不会尴尬,所以一定是失语症。

“如果你想谈谈那个透着傻气的威胁,”Solo把围裙摘掉了,天蓝色荷叶边的那个,“我要说,没人会喜欢傻站二十分钟而且还随时会被一阵大风吹倒,特别是被别人甩了一记耳光之后。你别这么看着我,那就是一记大耳光,我不管KGB怎么叫它的。所以,见鬼的,我当然识相地走人了。”

二十分钟……KGB……

“At KGB, we call it the kiss.”

“Although he's standing upright, he's completely unconscious.”

“He'll be like this for 20 minutes.”

“Can't touch......”

记忆像潮水般涌来,如果可以的话,他希望自己拥有Solo那样的面部神经,那样他就不会是一脸严肃说那句话,也不会把求爱变成威胁。

“对,关于这个,还有你上次的问题。KGB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要事前预警,所以……”他向前倾身,吻住了Solo的嘴唇。他没有闭眼,所以清晰地看到Solo瞬时睁大的双眼和那清澈蓝色中隐隐的另一双瞳孔的影子,想来,那是自己的。他的手扶在Solo的后背上,感受到了他瞬时紧张的肌肉,然后再慢慢放松。

Illya不知道任何接吻技巧,所以他只是让两个人的嘴唇接触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他可以一拳打晕一个成年男子,他可以枪枪命中十环,他可以徒手扯下汽车后盖,但是他不知道怎么接吻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他只觉得尴尬极了。直到,Solo微微张开嘴巴,然后舔舐Illya的嘴唇……

“我得说,这个还不赖。”Solo含糊不清地说道。

这个牛仔刚才一定偷吃配菜了,不然为什么带着淡淡的蔬果清香?Illya在大脑恢复运转的间隙想到。

 

 

END

 

真的好喜欢这一对啊~因为这个梗我看了好久都没有人写,所以我就自己写了一个超短篇啦~

关于结局,作者在这里认为他们应该有一段香甜的肉,可惜我写到这个尺度已经是尽全力了【仿佛忘记了上次是谁说没有性就不要谈爱情】【又仿佛忘记了是谁说要努力写点荤的出来】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28 )

© LordPud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