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dPudding

我真的是个写甜饼的

[SD]Abduction 诱拐

双视角短篇已完结 

双黑道德不沦丧

作者:Lord Pudding

分级:PG-13

来源:0209恶魔病

Dean只听见Sam说确定那个女人被感染了,就直接杀掉那个装无辜的女人,但我发现脑洞犹如脱缰的野马(´・ω・`)


设定:血印祛除后来了一阵黑烟,一小时后Sam在一公里外的草地上发现了昏倒的Dean。除此之外,什么都没有发生,没有预言中被释放的the darkness。天堂和地狱都暂时安静了下来,兄弟俩又开始了普通的猎魔之旅。

注:私设the darkness的力量和恶魔的力量分界模糊


[1]

配对:Demon!Sam/Hunter?Dean


Sam知道自己的思想扭曲了。

当他看见那个神行者从黑猫变成一个男人,动手掐住自己的饲主——那个带着点小雀斑的青春期女生的时候,那个女孩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Sam没有冲上去制止他,并不是因为那个神行者有人质,他只是单纯地想看看男人能不能下得去手而已。最终,女孩还是活了下来,神行者自裁了。事后,Dean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胆子很大啊Sammy,不过你还是赌赢了他下不去手。”

但是Sam知道不是这样,他开始担心自己的灵魂还在不在。可是他依然还要睡觉,只是,睡的越来越少了。从凌晨起的大半个晚上,他会睁着眼睛,利用窗外微弱的亮光看着对面床上的Dean。

醒来的时候,Sam装作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。猎魔,杀鬼,只是他用的手法更残忍了,舍弃了曾经的一刀毙命,他选择让那些邪灵经受一番折磨而死。奇怪的是,他的那些伤好得越来越快,一个刀伤只要三十秒来愈合,Sam清楚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类的范畴,他内心的猜测愈发清晰。

直到有一天,洗完脸,抬起头,Sam在镜子里看见了一双自己都有些厌恶的黑眼镜。

 

不久Sam提议再次去猎人酒吧。去除血印后天堂和地狱都没有什么大的骚乱,兄弟二人也只是杀杀吸血鬼,烧掉一些鬼魂的尸体什么的,是时候再去和别的猎人聊聊了。

自从Ellen和Jo死了之后,这是他们第一次走入另一个猎人酒吧。尽管普通猎人不可能知道他们所有的经历,但是流传出去的那些也足够让兄弟两个吸引酒吧的全部目光。很明显,酒吧里的人分为了两类。第一类用尽浑身解数想要和Dean还有Sam结交,就好像和他们聊一聊就可以提高自己的战斗力一样。管他呢,Dean从来不会拒绝免费的好酒,现在,就是“巴菲特的午餐”了。第二类就连看都不想看到他们两个,仿佛兄弟两个什么都不做,就会克死他们所有人。他们不停地向老板抱怨,希望可以赶走他们两个。可惜,老板是第一类人。

Sam没想到自己这么健谈,他用了一周的时间和那些客人打成一片,甚至打听清楚了每个人的“丰功伟绩”,毕竟他们巴不得在Winchester兄弟面前展示一番。猎人们添油加醋的描绘自己怎么一刀劈死了两个吸血鬼,又是怎么在千钧一发的关头点燃了尸体,如果杀了一个甚至都没有攻击人类的鬼魂叫千钧一发的话。

三天后,Sam给了Dean一份名单,是酒吧客人的15%。“他们在和恶魔合作。我们只能杀了他们。”Sam这样告诉Dean。Dean一句也没有多问,只是扬了扬眉毛,依旧是那副game face。

Dean Winchester 是一个天生的战士,是一个完美的士兵。

很快,所有有能力阻挡Sam道路的猎人全部死去了。

 

路上的垃圾已经全部扫干净了,Sam划掉了名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。现在,有一件更重要的事——怎么才能得到Dean?是啊,都已经是恶魔了,还在意背不背德吗?可是,Dean是他唯一不能伤害的人。Sam不能确定Dean可不可以接受人类Sam,所以他等了十几年还没有开口,现在他更不能确定Dean能不能接受恶魔的自己。

他只是默默地等着,用自己恶魔的能力保护战斗中的Dean。说实话,Sam觉得自己的恶魔思维到Dean这里就一点用都没有了,他甚至不能不站在Dean的角度考虑一下,要是自己对Dean做了什么,Dean会怎么反应。

“恶魔啊,Sam,你在开玩笑吗?”Sam坐在旅馆房间的一角,看着Dean围着浴巾走出浴室,皮肤上还有未干的水滴。“他一定是故意的。”Sam压低声音自言自语。

 

等月亮弯了又圆了一轮,他们办完了一个狼人的案子。Dean一个人光用匕首就杀了六个狼人真是挺让人吃惊的。但是Sam一个人用砍刀了结了七个,所以面对Dean一副“搞什么!就不能让你的老哥出一次风头吗?”的抱怨,只是摆出了那副bitch face,他解释道:“熟能生巧,我猜?”

然而当天深夜,Sam闭着眼睛装睡,现在他已经完全不需要睡觉了。他感到床头一沉,接着是一股熟悉的浅浅的Dean特有的味道,快餐混杂着酒味还带着一丝皮革和硝烟。耳边传来Dean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:还不准备告诉我吗Sammy?

睁开眼睛的Sam看见了Dean上翘的嘴角和一双不怎么适合他哥哥卷翘睫毛的黑眼睛。

 

 

 

[2]
配对:Demon!Sam/Lean Mean Dean


血印从手臂上消失的那一刻Dean感到释然,牵制自己的远古力量消失了。就像普罗米修斯终于挣脱了锁链还掐死了那只该死的鹰。但是,很奇怪,他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渴望杀戮的欲望有任何的减轻。

黑烟袭来的时候,Dean清楚地感知到那是冲着自己而来的,他只是感到内心一片平静,这么久以来,可贵的平静。在那阵黑烟中,他听到一个女人沧桑的声音,对方似乎历尽了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又好像身处天外,远离人间。她说:恭喜了,Dean。好好利用我的力量吧,the NEW darkness。
Rowena发出的咒语以前从未被实施过,所以也没有任何人知道它的真是效用是传递力量,去除血印只是一个附带效果。毕竟,人类怎么可能洞察天机。几个世纪前,The darkness故意向人间透露这个咒语,目的是制造新的the darkness。

是的,Dean Winchester现在是the darkness了。
Dean对这个事实接受能力良好,现在他成为了这洪荒之力的主人。力量,比起封印起来,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更为妥当。

 

每天,Sam和Dean多接触一秒,就会被黑暗力量渗透一分。

神行者的案子,Dean站在Sam身后,看着自己的弟弟对那个被掐着脖子的女孩什么都没有做。他扬了扬嘴角,看来Sam和他想的一样,也想看这出荒诞的闹剧会如何发展。这种不可控因素是案子里最有趣的,Dean甚至没有动用任何的力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恶魔化的进程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。

并不是Dean故意要想着把Sam拖入黑暗,只是他成为了the darkness之后,他的力量太过强大,强大到可以读取他人的思想。那么,为什么不满足小Sammy内心深处的简单愿望呢?“和Dean永远在一起”,当然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Dean静止了他周围的时间,抬手附上了Sam的脸颊,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…

 

“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一个惊喜啊,Sammy。”Dean把匕首送入一个无辜猎人的颈脖,看着鲜红的血液喷薄而出。他认真地执行着Sam的“小计划”。

“你说什么?Dean.”Sam在远处把刀从尸体中拔出来,向他问到。

“我说:我们等会儿去吃广告页上的那个派吧!”Dean顺手将刀旋转九十度,看着猎人难以置信的眼神,回答Sam。

 

Dean没有想到完成恶魔化的Sam居然什么都没有做。见鬼的,什么都没有。Dean本来期待Sam可以自己发现自己的新身份,虽然他稍微隐瞒了一下,可是就算Sam的伤痊愈速度惊人,Dean在战斗中已经完全不受伤,这还不够明显吗?他很快发现并不是Sam变蠢了,只是他的弟弟满脑子的想的都是:要快点和Dean在一起,可我不能强迫Dean,Dean有自己的人生blablabla。嘿!Dean简直想要气得大叫了,我就在这里,我就差没在身上贴个纸条写上“我想快点和我弟弟来一发”了好吗!

Dean对着洗手池的镜子,眨眼,空洞的黑色代替了妖冶的金绿。他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,好吧,他已经完全没有耐心了。“让那些[我偏要你来追求我]的愚蠢游戏见鬼去吧。”现在看看事实证明谁一直都是娘唧唧的那个。

他信步走到Sam的床边,坐下。Sam侧身朝着Dean的床的方向睡着,半长的棕色头发杂乱的遮盖在Sam消瘦的脸颊上,却是说不出的好看。Dean甚至都看到Sam的睫毛在细微的颤动。嗯,装睡技巧不怎么样,比不上我。Dean在心里评价到。

他俯身,清楚地听见Sam加快的心跳声,就像是最美妙的伴奏。Dean贴近Sam的耳朵,轻声说到:还不准备告诉我吗Sammy?

Dean看着Sam睁开全黑的眼睛,同样以恶魔的眼睛回看过去,然后没有任何等待就贴上了Sam的嘴唇。他已经,听见Sam大脑中的尖叫声了。

愿望达成了,Sammy。在嘴唇分开的短暂间隙Dean小声说到。

 

 

 

注:篇名意为 Dean将Sam诱拐入永生的黑暗。

 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8 )

© LordPud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